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作家,要有文化责任感
作者: 王业玲    发布时间:2019-02-27 浏览次数:1582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我是一名业余作家,2018年12月16日应邀参加了本县作协理事及会员代表大会,听取了大家的交流发言,颇有感触。这里,我来谈谈自己的看法。我认为,一名作家要有文化责任感。

    文以化人,即用文学作品来感化别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运同国运相通,文脉同国脉相连。所谓文化责任,个人认为,是指文艺工作者应该让自己的作品净化大众的灵魂,提升读者的精、气、神。而作家,又是文艺界的中坚力量,是用文学传播知识、传承文明的使者,更应该看重自己肩负的文化责任。

    文化责任,包括很多方面,这里重点谈谈历史责任与社会责任。

    文以载史,史以文传,自古文史不分家。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绵延发展,饱受挫折又不断浴火重生,都离不开中华文化的有力支撑。中国5000年文明史,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文学的初始功能应是时光留影,在每一个历史时期,中华民族都留下了不朽文学作品,如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共同铸就了灿烂的中国文化历史星河。没有作家,就没有这些优秀作品流传后世。“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知其历史,方可鉴厚薄,反过来,没有历史感,文学家、艺术家就很难有丰富的灵感和深刻的思想。因此,每一位作家,不能只把自己当做一个单纯的作家,要把自己视为历史长河里的一朵浪花,一颗卵石,承上启下,让历史的长河永不枯竭,让历史的长城更加雄伟。

    文以载道,任何形式的文艺,只有同国家和民族休戚与共,才能发出时代最强音。文学与社会,亦是相辅相成的,文字有风骨,文章有韵味,文学体现着中国人的审美情怀,能引起受众的文化共鸣。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仅要有坚韧不拔的伟大精神,也需要振奋人心的伟大作品。作家,应以民族兴亡为己任,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近代史上,鲁迅弃医从文,源于他觉得“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呐喊>自序》)。他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前途的灯火。这里,鲁迅先生便是充满了社会责任感的文学先驱。身为作家,我们要以他为榜样,担负起净化社会、提升灵魂的职责。

    上面谈了文学的责任概念,那么,作为一名作家,如何肩负起这个文化责任呢?我认为应该从三个方面努力。

    首先,作家必须把自己融入社会。社会是一本大书,只有真正读懂、读透了社会这本大书,才能创作出优秀作品。朱德的《母亲》、朱自清的《背影》、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莫泊桑的《我的叔叔于勒》、高尔基的《童年》等等,无一不是底层民众生活的写照。名篇名著之所以名,就是因为它扎根底层,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有深厚的生活底蕴。我们不能做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们也不能做到“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但是我们可以做到与民同甘苦,共患难,以我眼观世界,以我手写我心。读懂社会、读透社会,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艺术创作的思想深度,每一位作家,必须在生活这本大书中找灵感,而不能坐在温室闭门造车,喃喃自语,甚至无病呻吟。

    其次,作家必须有对生活甄别的能力。“文人之笔,劝善惩恶”,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文艺要反映生活,但不能机械录入。矛盾说过“文艺作品不仅是一面镜子,反映生活,而须是一把斧头,创造生活”。生活中不可能只有喜剧没有悲剧,生活和理想之间总是有落差的。文学要塑造人心,创作者首先要塑造自己。“德不优者不能怀远,才不大者不能博见”,养德和修艺是分不开的。作家不能只咀嚼身边小小的悲喜,患得患失,而应该放眼世界,自觉摒弃庸俗的低级趣味,自觉反对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等腐朽思想。作家要对生活素材进行判断,善于在幽微处发现善美,在阴影中看取光明,吸取精华去其糟粕,弘扬正能量,用文艺的力量感染人、温暖人,鼓舞人、启迪人。

    最后,作家要肩负起文化责任,还必须让作品走近大众。文学创作的终极目的是引导人们找到力量的源泉。现实中,文人往往是一群“穷人”,难免受到金钱诱惑,为不该写的人而写,甚至大唱赞歌,这就丢了文人的骨气。文人往往也是一群地位低下的人,可能为了得到某个高级头衔而出卖自己的灵魂,写一些附庸风雅的东西,这就丢了文人的尊严。还有一些文人,喜欢做自己精神上的沙皇,站在高处,写一些生僻的文字,晦涩的句子,让人费解,这就丢了文人的责任。有责任感的作家应该是拥抱大众,回归平民,让自己的内心与受众产生共鸣。如白居易的《卖炭翁》,不仅朗朗上口妇孺皆懂,而且内容饱满,为大家喜闻乐见,应该是文学作品的精粹,值得我们欣赏。

     经典之所以能够成为经典,其中必然含有隽永的美、永恒的情、浩荡的气。文学创作是艰苦的脑力劳动,来不得半点虚伪。我们每一位作家,都应该负有文化责任感,视自己是历史的传承者,社会的净化者,珍惜“作家”称号,脚踏实地创作。唯此,作家,才能被社会容纳,被读者尊重。

采桑子·扶贫攻坚

警嫂的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