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案例选登
被告人娄贤毓、刘照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犯罪认定及违法所得处理
作者: 陈亮、吴锦慧    发布时间:2019-02-27 浏览次数:1497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被告人娄贤毓、刘照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犯罪认定及违法所得处理

关键词:刑事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情节严重主从犯违法所得

裁判要旨

1、被告人娄贤毓、刘照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与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才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2、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娄贤毓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刘照刚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

3、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认定情节严重的的犯罪数额是指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对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  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斜坡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才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第一款  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第四款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班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四、关于情节严重的认定问题

(一)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120人以上的;

(二)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250万元以上的;

【案件索引】

一审: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2017)皖0828刑初104号(2018年5月24日)

【基本案情】

岳西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4月份,安徽长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实际管理人娄贤毓邀集刘照刚在安庆市孔雀东南飞景区、岳西县彩虹瀑布景区、合肥市等地开展“众筹活动”,要求投资者以购买门票、投资聋易通无障碍文明窗口建设等名义获得会员资格,通过发展下线获得分红提成。娄贤毓作为发起人,负责总体业务管理,分管财务;刘照刚负责文化、政策宣传,为新员工上课,网络管理等工作。并于2016年5月初建立了网址为www.ahdhsw.com的会员网络平台,记录会员信息进行管理和分红。至2016年9月份,娄贤毓、刘照刚共吸收资金6269.76万元,吸收安庆市、合肥市、池州市、六安市、铜陵市等地会员共计3443人,其中股东9人、五级会员12人,四级会员21人,三级会员46人,二级会员510人,一级会员2845人。

被告人及辩护人辩称:娄贤毓、刘照刚未虚构事实,没有非法占有的财物的目的;已经返现的二千多万元应予扣除;刘照刚系从犯,且具有自首情节;冻结的刘照刚账户部分财产应予返还。

法院经审理查明,安徽长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31日,实际由娄贤毓经营管理,公司从2014年至2016年一直处于非营利状态。2016年4月份,被告人娄贤毓邀集刘照刚在安庆市、合肥市等地要求投资者以购买门票、投资聋易通无障碍文明窗口建设等名义获得会员资格,通过发展下线获得分红提成。娄贤毓作为发起人,负责总体业务管理,分管财务;刘照刚负责文化、政策宣传,为新员工上课,网络管理等工作。并于2016年5月初建立了网址为www.ahdhsw.com的会员网络平台,该系统现实投资者姓名、级别、投资额、奖金积分、复投积分、推荐人、身份证号码、银行卡号等信息,投资者在网上进行分红申请,该网络由刘照刚负责管理。1、娄贤毓、刘照刚于2016年4月份到安庆市孔雀东南飞景区吸收资金,宣称与孔雀东南飞景区是合作关系,投资7200元可以得到相应价值的门票和纪念邮册,且每天可获得分红,并且根据发展的人数多少来决定分红多少。将会员分为一级会员、二级会员、三级会员、四级会员、五级会员、六级会员六个等级,并明确了会员升级方式、分红额度及限度。2、2016年5月份,娄贤毓、刘照刚来到岳西彩虹瀑布景区吸收资金,对投资者宣称长久公司与岳西天鹅集团是合作关系,称投资7200元可以得到相应价值的门票和纪念钱币,并由此获得经销商资格,成为经销商以后可邀请亲朋好友到景区免费游玩,并对投资者带来游玩的人进行授课,讲述如何分红提成,以鼓动投资。会员分为经销商、县级经销商、市级经销商、地级经销商、省级经销商和股东,会员升级方式、分红额度及限度和孔雀东南飞景区相同。3、2016年5月底,娄贤毓、刘照刚到合肥市吸收资金,对投资者宣称投资7200元可获得相应价值以大别山为中心的旅游景点的门票和纪念钱币,并且可以分红,会员分为长久经销商。长久县级经销商、长久市级经销商、长久地级经销商、长久省级经销商和股东,设定与孔雀东南飞景区、彩虹瀑布景区相同的会员升级方式、分红额度及限度。2016年6月6日,长久公司与安徽易辰无障碍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后,根据协议约定,长久公司借用易辰公司无形资产进行融资,并逐步借款1000万元给易辰公司,但两家公司人事和经营管理分开。签订协议后,娄贤毓、刘照刚在合肥市怀宁路置地广场D座21层2106、2107挂两家公司合作的牌子,对投资者宣称投资聋易通无障碍文敏窗口可获得分红,并对前来投资、参观的人讲课。将会员分为易辰经销商、易辰县级经销商、易辰市级经销商、易辰地级经销商、易辰省级经销商和股东六级,会员升级方式和前期相同,每级分红数额为前期两倍。娄贤毓、刘照刚在孔雀东南飞景区、岳西彩虹瀑布景区、合肥市共吸收资金6269.76万元(扣除24%的复投积分后),吸收安庆市、合肥市、池州市、六安市、铜陵市等地会员共计3443人,其中股东9人、五级会员12人,四级会员21人,三级会员46人,二级会员510人,一级会员2845人。另查明,娄贤毓利用吸收的资金于2016年8月16日在合肥万科地产公司以娄瑞名义购买写字楼七间,共计支付5655001元,转账至徐侠账户,由徐侠在苏州市泗县全款1799029元购买房产一套,娄贤毓在自己的账户存入基金475万元,在徐梅账户存入基金19万元。娄贤毓借款700万元给安徽启航矿建工程有限公司,借款278万元给易辰公司。

【裁判结果】

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24日作出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2017)皖0828刑初104号刑事判决:一、被告人娄贤毓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二、被告人刘照刚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三、冻结的13784992.45元及孳息、查封的价值1799029元的房产一套、扣押在案的现金1907120.06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继续追缴出借给安徽启航矿建工程有限公司的5729949.94元,继续追缴出借给易辰公司的2230000元,上缴国库;四、作案工具POS机三个、电脑二台、手机二部予以没收销毁。宣判后,岳西县人民检察院未提出抗诉,被告人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被告人娄贤毓、刘照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与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才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二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在社会上造成了较坏的社会影响和一定的危害后果,依法应予惩处。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娄贤毓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刘照刚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被告人娄贤毓、刘照刚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自愿认罪,案发后大部分赃款被追缴,可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娄贤毓、刘照刚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危害程度,作出如上判决。

【案例注解】

一、骗取财物的认定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之规定,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采取编造、歪曲国家政策,虚构、夸大经营、投资、服务项目及盈利前景,掩饰计酬、返利真实来源或者其他欺诈手段,实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的行为,从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中非法获利的,应当认定为骗取财物。本案虽然被告人及辩护人均提出被告人主观上没有骗取他人财物的目的,但从查明的事实可知,长久公司与孔雀东南飞景区、彩虹布布景区、岳西天鹅集团均未签订合作协议,不是合作关系,被告人娄贤毓等人在孔雀东南飞景区和彩虹瀑布景区开展活动时均对外宣称与孔雀东南飞景区和岳西县天鹅集团是合作关系,以鼓动投资,在合肥地区宣传的聋易通产品也未实际投入生产,均属虚假宣传。长久公司将人数作为返利依据,宣扬高额回报,返利行为也是为了引诱人员参与,进一步发展人数,该公司在进行传销活动期间缺乏实质的经营活动,不产生利润,是以后期费用支付前期返利、支出,而传销活动人员不可能无限制增加,资金链会必然断裂,参与传销人员数量的增加,会导致风险和社会危害的增大。娄贤毓、刘照刚对外以高额回报吸引众多人员参与,以直接或者间接发展人员数量和缴纳的费用分层级以及作为计酬、返利的依据,引诱参加者参与,聚集巨额资金,娄贤毓用吸收的资金购买房产、理财产品、借款给他人,主观有骗取财物的目的。

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层级、人数、犯罪数额认定及违法所得返还

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中,却因客观条件限制无法逐一收集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的言词证据的,可以结合依法收集并查证属实的缴纳、支付费用及计酬、返利记录,视听资料、出行啊你小人呢元关系图,银行账户交易记录,互联网电子数据、鉴定意见等证据,综合认定参与传销的人数、层级等犯罪事实。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认定情节严重的的犯罪数额是指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不应扣除返利数额。本案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数额根据会员网楼平台资金总数进行认定,已经复投积分扣除,且得到了两被告人的认可,能够与银行流水相印证,应予采纳。本案涉案人员多达3443人,形成六个层级,侦查机关对部分证人使用调查表格形式取证,且有证人签字,效力予以采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本案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娄贤毓、刘照刚构成犯罪,其他会员参与传销活动也系违法行为,违法所得应予以追缴,上缴国库。被告人刘照刚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内有20万元系其表姐给其转账的借款,与案件无关,依法应予返还。

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情节严重的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与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才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组织,其组织内部参与传销活动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3级以上的,应当对组织、领导者追究刑事责任。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到120人以上的,或者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到250万元以上的,属于情节严重。本案中,娄贤毓、刘照刚吸收会员达3443人,且形成六个层级;收取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穿小资金数额累计达6269.7600万元,属于情急严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之规定,应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四、传销活动组织、领导者的认定及主从犯区分

根据意见规定,在传销活动中起发起、策划、操纵作用的人员、在传销活动中承担宣传、培训职责的人员可以认定为传销活动的组织、领导者。本案中,被告人娄贤毓是传销活动的发起者,负责总体业务,掌握、控制全部资金,刘照刚负责文化、政策宣传,给新员工上课,管理会员网络平台,两人均应认定为传销活动组织、领导者。在共同犯罪中,娄贤毓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刘照刚受娄贤毓聘用、管理,对吸收的资金没有支配权,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可减轻处罚。

 

某保险公司与储某某、胡某某等追偿权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