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案例选登
某保险公司与储某某、胡某某等追偿权纠纷案
作者: 王震球    发布时间:2019-02-27 浏览次数:1258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某保险公司与储某某、胡某某等追偿权纠纷案

 

关键词保证保险  追偿权

裁判要旨:保证保险合同保险人理赔后,可行使追偿权,其法律依据是担保法。原连带共同保证人对保证范围未约定的,应平均分担不能追偿部分。

案情简介储某某、胡某某系夫妻,储某某为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3年11月12日,储某某与某银行签订《个人银保贷款额度协议》,约定贷款额度160万元,其中抵押贷款额度130万元,保险加成额度金额30万元。同日,储某某、胡某某与该行签订《个人银保贷款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以其二人共有的房地产抵押担保最高限额130万元,某公司提供最高额160万元保证。同月14日,储某某为其前笔贷款向保险公司投保了个人抵押贷款保证保险,承保比例18.75%、保险金额388080元,保险期间12个月自2014年2月27日起至2015年2月26日止。同月17日,储某某与某银行签订《个人银保贷款合同》,取得为期一年贷款160万元。储某某未能按照借款合同约定还款付息致该行向法院提起诉讼,该院经调解作出调解书,由储某某偿还银行本金160万元及利息、罚息;银行对被告储某某、胡某某提供的房产的折价或者拍卖、变卖价款享有有限受偿权;某公司对被告储某某上述第一项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15年10月28日,银行向保险公司发送《出险通知书》,提出索赔。2015年11月19日保险公司向银行汇款262781.33元,并取得该行出具的《权益转让书》。另查明,抵押房产在法院执行前述银行与储某某、胡某、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由他人以102.8万元购得,执行法院以执行裁定书予以确认。保险公司因赔偿262781.33元,遂提出追偿权诉讼,诉讼请求:一、储某某、胡某某共同支付垫付款262781.33元,并赔偿自支付之日起至款清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二、某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对储某某、胡某某共有房产享有优先受偿权。四、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各被告承担。

裁判结果一、被告储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支付原告保险公司人民币262781.33元,并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15年11月19日起至款清日止之利息;二、被告某公司对被告储某某不能支付的部分承担一半支付责任;三、驳回原告保险公司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713元减半收取2857元,由被告储某某、某限公司负担。

法律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二款。

裁判理由原告为储某某向银行贷款160万元中30万元承保保证保险、出险后于2015年11月19日赔偿该行262781.33元,是不争事实,问题是原告诉求能否支持,关键在于如何适用法律、原告行使追偿权是否成立及各被告责任。

第一,本案如何适用法律。首先要厘清保证保险合同的法律性质。就此,中国保监会保监法[1999]第16号《关于保证保险合同纠纷按的复函》指出,保证保险是财产保险的一种,是保险人提供担保的一种形式。最高人民法院1999经监字第266号《关于中国工商银行郴州是苏仙区支行与中保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支公司保证保险合同纠纷一案的请示报告的复函》指出,保证保险虽是保险人开办的一个险种,其实质是保险人对债权的一种担保。所以保证保险合同即有保险性质又有保证性质。其次要准确把握保险法和担保法适用原则。保证保险,既是财产保险的一种,当然要适用保险法,又是一种担保,也应适用担保法。在保险法和担保法均有规定的事项,优先适用保险法的规定;保险法虽有规定但适用该规定将违背保证保险合同的实质和目的的情形的,应当适用担保法的规定,而不适用保险法的规定;保险法未规定的事项,应当适用担保法。最后,本案应适用担保法,而不适用保险法。本案系追偿权即代位权纠纷,被追偿的是投保人,属于保证保险合同的当事人,不是保证保险合同当事人之外的“第三者”,不符合保险法第六十条关于保险代位权的规定。保证保险人给付保险金向债务人追偿,是基于担保法上保证人代位权,其法律依据是担保法相关规定。原告以保险代位权为法律依据主张追偿权属法律援引错误。

第二,追偿权是否成立及各被告责任。担保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追偿权成立的条件是保证人在保证范围内承担了保证责任。本案原告已依据保证保险合同在保证范围内于2015年11月19日给付赔偿金262781.33元,故追偿权条件成就,其向储某某行使追偿权成立,而且储某某还应以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自2015年11月19日起至款清日止利息。胡某某虽为储某某之妻,也以与储某某共有房产抵押,但抵押范围不含保证保险30万元贷款;其既非共同借款人,又未提供其他形式保证,故原告要求其共同偿付该款,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某公司是否担责。某公司为储某某贷款总额160万元本金及利息、违约金等总和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其中含有原告承保保证保险贷款30万元。就此30万元借款,某公司与原告构成共同连带责任保证,且未约定各自保证份额。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二款“连带共同保证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向债务人不能追偿的部分,由各连带保证人按照其内部约定的比例分担。没有约定的,平均分担”的规定,某公司对储某某不能支付的部分承担一半。

另外,原告诉讼请求中还要求对储某某、胡某某共有房产享有优先受偿权,其一,其二人没有以该房产为其提供反担保;其二,该抵押物在法院执行中已依法出售,所得价款偿付案款无结余。故原告不享有该房产处置价款(余额)优先受偿权。

综上,审理法院支持了原告部分请求,作出上述判决。

吴功胜、储桂萍诉安徽紫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案

被告人娄贤毓、刘照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犯罪认定及违法所得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