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龙与储金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4-09-30

安徽省岳西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岳民一初字第00500号

    原告:王文龙,男,1958年1月10日出生,汉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朱兵。

    被告:储金来,男,1979年4月20日出生,木工。

    原告王文龙与被告储金来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5月6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5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文龙及委托代理人朱兵、被告储金来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文龙诉称:原某妻子杨月香于2013年元月15日与被告嫂子余慧青商量并约定以每百元一堆的价格购买被告哥哥储著新承包工地上的废弃模板,随后杨月香通知其丈夫王文龙(本案原某)骑三轮电动车到工地上来捡装废弃模板,储著新的弟弟储金来(本案被告)见状立即阻止并上前把原某已装上三轮车的模板从车上扔下,后来双方就发生争执,争执过程中,被告储金来即用手将原某按倒在地,继而用拳头猛击原某头部,一阵击打过后原某耳部当场大出血,后被120救护车送往岳西县中医院救治,在县中医院住院14天共花去医疗费4355.80元。出院后经温泉派出所调解未果,现起诉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某因身体受到伤害造成的各项损失合计11729.82元【含:医疗费4355.80元、误工费5780.32元(104天×55.58元/天)、护理费778.12元(14天×55.58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280元(14天×20元/天)、营养费435.58元、交通费100元】;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王文龙对其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证据1、询问笔录,证明被告承认打过原某的事实;证据2、原某笔录,证明打架经过;证据3、余慧青笔录,证明被告嫂子也证明了被告打了原某,将原某的耳朵打伤;证据4、胡发林笔录,证明被告打伤原某;证据5、证人储某甲笔录,证明被告动手打伤原某;证据6、法医鉴定报告,证明原某伤情为轻微伤;证据7、调解笔录,证明派出所调解未果;证据8、县中医院诊断书,证明原某受伤部位及休息时间;证据9、出院记录,证明原某出院休息并随访;证据10、住院清单,证明原某住院所发生的费用;证据11、伤情照片,反映被告打伤原某的伤情。另提交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被告被派出所行政处罚的事实;补充提交了住院费发票一份及门诊费发票,证明原某治疗费4355.8元。

    储金来辩称:王文龙所诉不是事实。我发现王文龙用车装我的模板,我问他是经过谁同意,王文龙讲是经过余慧青同意的,我说余慧青做不了主,必须我哥哥储著新同意,我哥哥不在时,我就是负责人,我认为这些模板还有用,现在不处理,我就从车上把模板卸下来了,王文龙说他辛辛苦苦的装上的,你凭什么卸下,然后王文龙用模板砸在我的脚上,并说他是本地人,还怕你不成,紧接着就打了我一巴掌,这样我才还手。胡发林开车从温泉到天堂,他在车上,不了解当时的情况。原某把我的材料拉回去了,现要我赔偿医药费则必须把我的材料拉回来。现在我只同意赔偿医药费,其中应扣除已支付的1000元,其他损失不同意赔偿。

    储金来对其主张举证如下:证据1、余慧青的医院病历及村委会证明,证明被告嫂子余慧青有精神病,现在还在精神病医院住院;证据2、方钦群证明,证明储著新不在工地时就由储金来负责,余慧青没有管理工地的权利。另申请证人储某乙出庭作证,储某乙(系储金来亲房弟兄)证明其距离争执的地方有60米左右,看见王文龙先动手,空手先舞到储金来脸上,因其手中抱有很多东西,其他情况看不清楚,没有看见储金来打王文龙的情况。

    对原被告双方的证据,法庭组织双方进行了质证。对王文龙的证据,储金来质证意见如下:证据1是真实的,其是被王文龙用巴掌打他时才反击的;证据2王文龙的话是有利于他自己的,王文龙的妻子如果与余慧青协商好,余慧青也应得到其丈夫或储金来的同意,杨月香本人也应在场;证据3余慧青说模板是柴作价100元卖是不对的,这些模板都是有用的,就是1000元都不会卖,余慧青的主张没有经过储著新和储金来的同意;证据4胡发林当时是路过,根本没有拉架,其证明不是真实的;证据5储某甲是做小工的,她是在现场,是在储金来把王文龙捺倒之后,储某甲才过来拉架。证据6法医鉴定报告无异议;证据7公安局调解笔录是事实,事情是因为王文龙偷模板引起的,王文龙要赔偿4-5万元太高,所以调解不成;证据8住院是事实,休息三个月时间不认可,轻微伤不需要休息,住院时间也过长;证据9出院记录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证据10的真实性无异议,共花了4355.8元;证据11看不出来原某的伤情;行政处罚决定书是事实,但储金来当时就不服该决定;对补充提交的住院费及门诊费发票无异议。

    对储金来提交的证据,王文龙质证认为:证据1村委会是个基层组织,不是医学权威的机构,故其证明不具有证明效力;医院的诊断证明是2012年10月16日的,是打架之前的证明,证明余慧青患的是分裂情感性精神病。证据2方钦群不是专业人士,无权发表意见,其证明与本案无关联性。对储某乙证言,因其与被告不在同一个工地上,距离事故地点很远,手上有很多东西,只看见原某打被告,而没有看清被告打原某,明显有假,且证人与原某是亲属关系,故证人证言不能采信。

    根据双方质证意见,综合岳西县公安局调查材料,本院认证如下:王文龙提交的证据真实性均予以认定,其中胡发林的笔录与储金来、王文龙等的笔录相印证,故对储金来认为该证明不真实的质证意见不予采信。储金来提交的证据两份相印证,证明效力予以认定;证人证言因距离较远,其仅看到王文龙先打储金来而未看见储金来打王文龙不符合常理,其证言也无其他证据佐证,故证明效力不予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3年元月15日余慧青(被告储金来嫂子,实质是储金来哥哥储著新的女友,以夫妻名义同居)找王文龙的妻子杨月香商量并约定以一百元一堆的价格处理储著新承包的工地上的废弃模板,随后杨月香通知其丈夫王文龙骑三轮电动车到工地上来拉模板,王文龙在捡装模板时,储金来发现并立即阻止,问王文龙装模板是经过谁同意,王文龙讲是经过余慧青同意的,储金来说余慧青做不了主,必须经过储著新同意,储金来认为当时储著新不在工地,他就是负责人,这些模板还有用,现在不处理,于是就上前把王文龙已装上三轮车的模板从车上扔下,王文龙坚持要装模板,双方就发生争执,后储金来用手将王文龙按倒在地,并用拳头在王文龙头部、面部猛打,致使王文龙耳部皮肤挫裂流血。王文龙当即被120救护车送往岳西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1、左外耳廓皮肤挫裂伤,2、头面部软组织损伤,3、闭合性颅脑损伤,4、左耳传导性耳聋,5、左耳中耳炎,于2013年1月28日出院,出院医嘱为:1、建议休息贰个月,避免情绪过分激动;2、出院带药;3、我科随访。2013年3月28日岳西县中医院诊断建议继续休息壹个月、加强营养等。王文龙共花去医疗费4355.80元。储金来已支付了费用1000元。

    2013年1月28日岳西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对王文龙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为轻微伤。2013年1月31日岳西县公安局对储金来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储金来处行政拘留五日并处罚款伍佰元整的处罚。

    余慧青与储著新以夫妻名义一起生活。储金来提交的证据证明余慧青患有分裂性感情精神病。余慧青在处理模板时,王文龙担心其没有处分的权利,余慧青就此事给储著新打了电话。

    储金来认为其出手打王文龙是正当防卫,是王文龙先将模板摔到其脚上、手打到其脸上,其才动手打王文龙。但储金来在岳西县温泉派出所向其调查时,询问笔录中仅讲到王文龙将手中抱的几块模板往地上甩时板子打到其脚上、其在打王文龙时王文龙的手抓了其下巴。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权致人身体受到伤害的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受害人自身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储金来认为余慧青为精神病人,无权管理、处分模板是其家庭内部问题,对外,余慧青作为储著新名义上的妻子,王文龙有理由相信其对模板有处分权。储金来认为余慧青无处理模板的权力、处理模板不对时,应冷静处理,与王文龙协商解决,其在制止不力后即将王文龙按到在地猛打,行为上具有相对较大的过错,该行为与王文龙身体受到伤害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对此后果应按其过错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储金来主张是正当防卫依据不足,不予采信。王文龙在储金来制止时应及时弄清情况,不应不听劝阻坚持装模板、摔板子,致使事情恶化,因此根据其过错适当地减轻储金来的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王文龙的相应损失应认定为:医疗费4355.80元有发票证实,储金来也予以认可,本院予以确认;误工费按王文龙住院13天,医嘱建休3个月计算,其按农、林、牧、渔行业平均工资标准主张误工损失符合法律规定,故误工费按5724.74元(103天×55.58元/天)支持,储金来认为王文龙系轻微伤无需休息及住院时间过长未提交相反证据证明,不予采信;护理费按722.54元(13天×55.58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按260元(13天×20元/天)支持;营养费根据伤情按400元计算,交通费100元根据治疗情况予以支持,以上损失共计11563.08元。对此损失根据双方过错程度由储金来按80%比例赔偿即9250.46元,其余20%损失由王文龙自行承担。储金来已支付的1000元应在赔款中抵扣。

    案经调解不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王文龙因身体受到伤害造成的损失由被告储金来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9250.46元;

    因被告储金来已支付1000元,故被告储金来实际尚应支付赔偿款8250.46元。

    二、驳回原告王文龙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92元,减半收取46元,由原告王文龙承担10元,由被告储金来承担36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储爱武

 

 

二〇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杨丽华

 

附: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条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

    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

    第三条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第一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第十九条第一款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一百四十二条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